熱門文章
哪一種運動才能真正對抗肌少症?
發表時間:2021-02-13

Photo by Sriyoga....

想做斜槓青年,先拿回人生選擇權
發表時間:2018-06-22

自從《紐約時報》專欄作家瑪希....

可借鏡南韓三大業者作法

發表時間:2021-06-07 點閱:4514
Responsive image

Photo by Ulvi Safari on Unsplash

台灣剛開始嘗試純網銀,很值得拿南韓的經驗來參考。嚴格監理相當重要,但同時也要給純網銀持續成長的空間,藉此提升整個金融業的品質,讓消費者、資本市場以及感受到壓力的傳統銀行,都和純網銀一起成長獲益。

南韓只有3家純網銀,但對於該國金融服務業的影響力都很大。雖然南韓銀行業很發達,但傳統銀行在數位轉型上不太熟練,常無法滿足信用評等最高客戶的需求。所以Kakao Bank、K bank、Toss這3家純網銀抓準了機會,它們不僅撼動了市場,更成為整個金融產業的好榜樣。


 
政府嚴格監管數位金融業者



南韓的監理機構一直很謹慎,對數位金融業者提出的資本門檻與所有權門檻相當嚴格,它們和台灣一樣,不希望任何一家數位借貸機構的大半股權,握在那些對金融領域還不熟練的科技巨頭手裡。像是最成功的數位借貸機構Kakao Bank,就由一個超過13名股東組成的財團所持有,Kakao的母公司Kakao Corp握有大約32%的股份,第二大股東則是當地的資產管理公司,韓國投資信託運用株式會社(Kore a Investment Value Asset Management),握有27%股份。K bank的狀況也類似,金融服務部門由該公司前三大股東:BC Card、Woori Bank、NH Investment & Securities掌握。

另一方面,南韓的金融監督委員會(Financial Services Commission)也一直積極鼓勵發展金融科技,除了一邊注意相關風險,一邊試圖善加利用金融科技的強項。南韓在運用金融科技的純網銀趨勢中走得非常前面,2017年核發了Kakao Bank和K bank的牌照,比香港(2019年)、台灣(2019年)、新加坡(2020年)還早。南韓第三家純網銀Toss在2019年12月獲發初步牌照,2021年2月申請了純網銀牌照。

南韓金融監督委員會在官網上表示,「政府在以科技創新推動經濟成長的過程中,金融科技是相當關鍵的角色。嶄新的金融服務方式,不僅改善了南韓的消費者體驗,更推動了金融業進一步的創新與競爭。」

而且這不只是漂亮的口號而已。Kakao和Toss都開發了時髦的應用程式,將一系列金融服務統合起來讓客戶使用。武漢肺炎加速了世界各地金融業的數位化,南韓當然也不例外;但該國線上銀行的崛起,主要卻不是因為疫情,而是因為網路速度領先全球(大約是全球平均速度的3倍),以及智慧型手機普及率高達95%,用網路辦理業務既方便又優質。


 
Kakao Bank 投資產品深受年輕人喜愛

 
Kakao推出的投資產品非常成功。該公司為了進軍業界,於2020年2月收購了Baro Investment & Securities公司60%的股份,不久之後推出了數位代理平台Kakao Pay Securities,成為南韓最早出現的該類服務之一。而一項針對年輕族群的商品,讓使用者可以把剩餘資金存起來買ETF,也成為該公司最受歡迎的商品之一。

Kakao Pay Securities的發言人對《韓國時報》(The Korea Times)表示,該平台的「好用度、連通性、高科技」足以讓投資新手或資產較少的人「輕鬆進入金融市場,即使資金較少也能購買各種金融商品,進而獲利」。


Toss銀行將推證券服務

 
至於Toss銀行,則已經開發出支付、金融儀表板、信用評分管理等大約40種服務。該行最近拿到了證券經紀商許可證照,打算在今年推出證券服務Toss Securities,瞄準20至30幾歲的客戶,這些人在該行的1,800萬名客戶中約占1,000萬。

Toss Securities執行長Park Jae-min在聲明中表示,「我們設計了自己的行動交易平台,並以新手投資者的角度整理各項主要服務。Toss Securities將成為他們投資的新選擇。」此外,Toss一旦拿到純網銀許可,就還能從事存放款業務。

該公司認為,南韓的中等利率貸款市場隱含一個巨大的商機,如果能夠整理客戶的資料,就能壓低次級信貸的延遲還款率,它們也計畫在分析客戶資料之後,向客戶推薦一整套由銀行、保險、證券公司提供的客製化服務。

Toss母公司Viva Republica的創始人之一兼執行長SG Lee在聲明中表示,「我們正在打造一款超強的金融應用程式,徹底革新消費金融的每個層面。」


 
K bank 虛擬貨幣交易吸引客戶目光


K bank的資本較小,所以路線和Kakao和Toss略有不同。2019年,它因為不符合數位借貸機構所需的資本門檻,而暫停了大部分服務,但其主因是當時的一個大股東違反了反壟斷規定,而非公司的商業模式有什麼問題。

後來K bank募到夠多資金之後重新恢復營運,並試圖用虛擬貨幣交易來快速吸引客戶,根據它在2020年6月與虛擬貨幣交易所Upbit達成的協議,想和Upbit買虛擬貨幣的人都必須透過K bank購買。從2020年3月開始,南韓為了確保虛擬貨幣交易維持實名制,規定虛擬貨幣交易所都必須與掛牌的金融機構合作。

隨著比特幣一路狂飆,K bank的人氣也水漲船高,今年初,它的存款在短短一個月內就增加7,500億韓圜,一月底總額達到4.5兆韓圜(1,117億元新台幣),而且光是1月和2月就新增了92萬個新客戶。

在南韓的三家純網銀中,Kakao已經可以獲利,Toss在2020年第2季達到收支平衡,K bank目前依然虧損;但照目前的成長速度,K bank可能很快就能達到收支平衡。這3家數位借貸機構的前景都不錯。

Kakao Bank已經決定要公開上市,它在短短兩年就讓公司能夠獲利,在2020年的表現也很優秀,淨利1,136億韓圜(28.2億元新台幣),比前一年增加800%。韓國證券交易所表示,Kakao Bank在4月提出了IPO申請,IPO可能會在今年第3季進行。分析師估計,該公司估價大約會達10兆韓圜。

Kakao Bank的成功關鍵,在於它用了一種可永續的商業模式,不需要靠噱頭來吸引客戶;它全新的線上金融服務相當受到客戶歡迎,而整個強大的Kakao系統則讓它能輕鬆吸引客戶。許多在Kakao開戶的南韓人,最初都是從熱門的通訊軟體Kakao Talk認識這家銀行,這個應用程式在南韓有4,500萬人使用,約占全國人口的87%。

韓國元大證券(Yuanta Securities Korea)分析師Jeong Tae-joon在4月對路透社表示,「Kakao Bank應該能夠在更不仰賴高利率商品吸引客戶的情況下,達到目標存款規模……長期來說應該也會持續提高貸款市場的市占率。」

至於K bank,只要其數位貨幣戰略成功,最早可能在2022年就能上市,雖然主打數位貨幣會有風險,但可能相當值得。2021年越來越像是數位貨幣崛起的轉捩點:它在這一年終於跨入了主流金融業。


 
傳統銀行躍躍欲試推純網銀

 
在此同時,純網銀的成功也讓南韓的傳統銀行打算推出自己的純網銀。南韓金融監督局(Financial Supervisory Service, FSS)的資料顯示,該國10家銀行集團的年度淨利總額,在2020年為15.1兆韓圜,下降了0.8%。

《韓國先驅報》(The Korea Herald)報導,代表南韓商業銀行的韓國銀行公會(Korea Federation of Banks)最近收到KB、Shinhan、Hana、Woori、NH等該國多家最大銀行集團的聯合聲明,表示只要監理機構同意,他們就會推出自己的純網銀。

這些傳統銀行在短期內可能很難跟數位新創銀行競爭;但時間拉長之後,他們就會在逐漸增高的競爭壓力下開始創新,改善服務品質。這對客戶來說當然是一大福音。

台灣目前剛開始嘗試純網銀,很值得拿南韓的經驗來參考。嚴格監理相當重要,但同時也要給純網銀持續成長的空間,藉此提升整個金融業的品質,讓消費者、資本市場以及感受到壓力的傳統銀行,都和純網銀一起成長獲益。

雖然台灣目前銀行數量過多,零售銀行高達37家;但數位借貸機構帶來的激烈競爭,可能會使銀行加速整合,所以最後還是得讓市場力量勝出。

►►本文作者為台灣金融研訓院外籍特聘研究員;譯者為劉維人

〈更多文章內容請詳:台灣銀行家 [第138期]
探索更多精彩內容,請持續關注《台灣銀行家》雜誌 (http://service.tabf.org.tw/TTB